翌日

    白浅沫这边请了假,坐车回到帝都,直接去了白家老宅。

    此刻才上午七点钟,白家人正围坐在餐桌前吃早餐。

    见白浅沫回来,老爷子很开心的招呼她洗手吃饭。

    白浅沫面色沉静的朝白新柔看去,白新柔原本坐在位置上,见白浅沫目光朝自己射来,有些拘束的站起身。

    装作很欣喜若狂的样子:“浅沫,你可算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她上前一把抓住了白浅沫的手:“咱妈被一群黑衣人绑走了,对方还威胁我不能报警,我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,呜呜呜,你快想想办法救救她吧。”

    白浅沫目光盯着白新柔,看着她焦急哭泣的模样,冷冷勾了勾唇角,冷漠的抽回自己的手。

    “一大早起脸上带着妆容,可不像是特别着急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此刻,白浅沫和白新柔站在一起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
    兴许是自卑心理作祟,白新柔总觉得面对白家人的时候一定要体面。

    所以一早起床,就画了一个美美的妆容,还刻意的打扮了一番。

    而白浅沫则素净着一张脸回来的。

    白浅沫一番嘲讽很有深意。

    许华岚昨天晚上就开始怀疑,并进行了试探。

    如果白新柔真的很担忧自己母亲的安危,应该是吃不下睡不着的。

    可昨晚白新柔胃口不错,还吃了两只螃蟹,其实后面她还在盯着盘子里的螃蟹看,兴许是不好意思,没有再继续去拿。

    而今早,白新柔刻意打扮的一番,眼睛也没有丝毫红肿的迹象,以此可见,她并没有如她所说的,那么关心她母亲的安危。

    白新柔的表情猛地僵住,在眼眶里打转的泪珠半晌也没落下来。

    心里一阵懊恼。

    白浅沫这个牙尖嘴利的死丫头,想到见面的时候她不会说什么好听的话。

    却没想到她竟然盯着自己的妆容。

    白新柔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,白浅沫也没再理会她,走到白老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餐桌前的人慢悠悠吃着早餐,白浅沫拿起筷子夹起一根油条咬了一口,张嫂赶忙给白浅沫盛了一碗粥。

    “浅沫小姐,先喝点粥暖暖胃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张嫂。”

    眼见白家人都没理会自己,白新柔厚着脸皮坐回桌前。

    “浅沫,妈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做?”

    白浅沫喝了一口粥,冷淡的目光朝白新柔看去。

    “我吃饭的时候不想说话。”

    白新柔心里顿时一股怒气窜了起来,从前这个死丫头任凭她随意辱骂,现在野鸡变凤凰,就开始在她面前甩脸色。

    心里满是嫉恨,白新柔拿起筷子装作沉默吃饭,微垂的眸底闪过一道狠厉的目光。

    吃完饭,白浅沫陪着白老下了会儿围棋,又在院子里转悠了两遭消食。

    随后老爷子又开始犯困了,白浅沫搀扶着他放屋子走去。

    “您昨晚没睡好?”

    “从十点多一觉睡到天亮,今个儿起的也不算晚,兴许是年纪大了,身体容易疲乏!”

    白浅沫仔细盯着白老的脸看了一眼,今个儿老爷子的起色的确有些不好。

    不过想到老爷子年纪大了,有些小病小痛的也正常。

    一时没往其他方面想,将白老送进房间里,等他躺在床上熟睡之后,她才离开白老的房间。

    一出门,就看到白新柔等候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浅沫,咱妈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处理?已经一天一夜了,如果再不找到她的话,我怕那帮劫匪会伤害她。”

    “我让人去调查了,有消息会告诉你。”

    白浅沫原本不想再多说什么,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刚迈开腿,却被白新柔伸手拦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浅沫,咱们毕竟是一起长大的人,即便没有血缘关系,可你也在我们家生活了那么久,妈她虽然脾气差了一些,我承认她之前的确很偏心,但你也要体谅一下,她一个没文化、没背景、还没有工作能力的妇女,爸又是个赌鬼,家里全靠她一个女人支撑,所以对孩子疏忽怠慢也是可以理解的。”

    “白新柔,不得不说,你比张翠艳强,起码你颠倒黑白的时候还能想到迂回战术、以退为进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丢下这句话,白浅沫冷淡的瞥了白新柔一眼。

    似笑非笑的扯了扯唇角:“人我会想办法帮你找到,就当是在你们家那十三年,她没有活活饿死我的恩情,还有,待会你最好自己离开,我不想因为你们的事情打扰到我爷爷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要打扰你们的意思……”白新柔想要为自己辩解。

    白浅沫举起手掌做出制止。

    “你已经打扰到了!”

    白新柔哭道:“我真的是没有去处了,钱都在妈手里,我身上现在可以说身无分文。”

    白新柔一脸可怜兮兮的模样,看在白浅沫眼里却只有冷嗤。

    “白新柔,我不想总是拆穿你的谎言,但不得不说,你的演技实在太拙劣了,还有,就算你身无分文,你应该去找警察而不是赖在这里不走。”

    话落,白浅沫目光凌冽的瞪了白新柔一眼,决绝的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白新柔目送白浅沫离去的背影,面上的伪装瞬间卸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白浅沫,我既然进来了,就没打算离开,你得到的,我都要拿走,你就等着吧!”

    白浅沫回到房间

    许华岚端着一盘切好的水果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大伯母!”

    白浅沫坐在书桌前,桌面上摆放着一部电脑,她正盯着电脑忙碌什么。

    看到许华岚进来,微笑着打招呼。

    许华岚笑了笑,走到书桌前,把切好的水果盘放在桌面上。

    “吃点水果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!”

    “浅沫,你相信白新柔说的话吗?”

    许华岚这么问,白浅沫也不意外,挑了下眉梢。

    “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的。”虽然还不知道白新柔的目的,不过张翠艳被绑架这件事儿很蹊跷。

    她刚刚联系了江小鱼,那边正在调查这件事儿的来龙去脉。

    “我总觉得白新柔在说谎。”许华岚道。

    “您为什么有这种想法?”

    许华岚坐在一旁,沉默了一会儿才把昨天晚上吃饭情景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白新柔吃饭的时候心思全都在餐桌上,我从她那双眼睛里丝毫看不到紧张和难过,这种情况我觉得只有两种可能,要么白新柔和张翠艳的母女情分十分冷淡,要么就是她在撒谎。”

    白浅沫笑了笑:“您分析的很对,白新柔从小善于撒谎,不过她撒的谎话都很浅显,只要有点脑子的人就能当众拆穿她,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她撒谎,我暂时还没摸清底牌的一次,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关键点,白浅沫眯起双眼。

    “我怀疑她背后有筹谋划策的主使者。”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