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低低地笑了一下,倒是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一生一次的夜晚,漫长而绮绻。

    *

    这边温柔似水地享受新婚之夜时,思园外头飘着一个醉鬼,不是旁人,正是陆衡。

    他的车子停在思园门前的路边,从车里拿了一扎啤酒,坐在车头那里静静地喝,这动静直接就惊动了薄年尧和林韵。

    听了门房的话,林韵看了薄年尧一眼,很是不满地说:“看看,你那初恋的儿子现在也对咱们家念念不忘了。”

    一边说,一边还掐了薄年尧一下下,薄年尧苦笑,“太太,这事儿怎么又怨上我了?我看着陆衡那孩子平时挺高冷的啊,再说他不是骨折了么,怎么还开车还喝酒了。”

    薄夫人冷着声音说:“他喝酒醉驾没有事,但是咱家今天办喜事,这事可不能出在咱家门口。”

    薄年尧一边脱下喜气的长袍,一边就寻思了一会儿才说:“这样,我过去和他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说着就又叹息一声:“这孩子也是,他从国外回来熙尘和崽崽证都领了,这还有什么念想。”

    “呵,陆家父子一路货色,别把他想得多痴情。”薄夫人推了他一下:“你去解决了他。”

    薄年尧好脾气地应下,又看了看太太:“良辰美景的,咱们也好不容易松懈下来,夫人你也太不解风情了。”

    虽是这样说,但还是换了一件皂色长袍出去,门房带着他出门指着一处:“瞧,在那里喝了好几瓶了,实在是怕陆公子出事。”

    薄年尧拍拍他的肩:“做得好。万一出事的话太太怕不是要揭了你的皮。”

    门房笑笑,不好意思地说:“方才太太赏了我两万块。”

    “收着吧。”薄年尧心情不错,爽朗地笑笑,大步朝着陆衡那里走去。

    一直走到陆衡身边,他指着那些酒瓶,“喝这么多?听崽崽说你手受伤了,你又是学医的怎么不知道保重自己?’

    陆衡仍是坐在车头上,大概是喝得有些多所以平日里的礼节忘了八分,只是捏着啤酒罐,轻声开口:“我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薄年尧见不是轻易劝得动的,于是自己也坐到车头上,拿起一罐啤酒打开喝了一口。

    陆衡侧头看他。

    薄年尧笑笑:“人生不如意之事,十之**,这才哪到哪啊。”

    他说着拍了拍陆衡的肩。

    陆衡直勾勾地看他,然后就趁着酒意问了一句:“如果当年不是因为我父亲,伯父会和我母亲在一起吗?”

    薄年尧摇头笑笑,良久,在陆衡以为他不会回答时才开口:“大概会吧,不过也会和寻常夫妻一样,她周旋于名门太太之间,而感情也会慢慢地淡去,到了这个年岁也如亲人一般了。”

    陆衡皱眉,“您对伯母不一样吗?”

    一提到林韵,年尧爸爸的心中一荡,淡笑了一下:“陆衡啊,有些感情如烈火PEN油,有些呢则像是茶一样一沾上就戒不掉了,越喝越上瘾。”

    陆衡盯着他,缓缓开口:‘我以为在男人眼里我母亲这样的会比较激起保护欲。’

    薄年尧笑了:“五十来岁的贵妇人,哪一个不是自身铜墙铁壁,修练得一身的好功夫,哪里需要男人保护来着,要是真的这年岁还要人保护,大约就是脑子不大好使。”

    陆衡一窒,想反驳却又找不到理由。

    他自己细想,似乎是的,就比如说顾安西也正是因为个性独立他才这样放不下,不甘心。如果只是一个需要男人保护的女孩子,他会这样追到青城追到北城么?

    陆衡心中不好过,又猛灌了自己一瓶啤酒,薄年尧看着他:“不好过就喝吧,喝多了我让人送你回家。”

    结果,陆衡还真的喝多了,死活不肯走,最后薄年尧只得让人把他扶进思园的客室,这动静有些大,林韵也惊动了,顺着声音过来一看,气坏了,捏着鼻子就骂薄年尧:“你不是劝他回去,现在怎么劝到自己家里来了,还有你自己喝了多少?”

    薄年尧只是微醉,也是心情好的原因,一边接过下人送上的毛巾擦擦,一边吩咐人把陆衡抬到卧室的床上,并让人守着。

    等安排完了回了自己的房间,林韵替他解开长袍的扣子,一边还是埋怨:“一把年纪的人了,还和小年轻混在一起喝酒,又不是个好的。”

    薄年尧趁着酒劲儿把太太一把搂到自己的腿上,含笑:“那年尧就是个好的?”

    林韵用力掐他一下:“今天是熙尘和崽崽结婚的日子,你少给我动手动脚老不正经的,长辈就要有长辈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薄年尧手抚触着太太的头发,顺着过去抽开束缚,林韵长发散下来,他靠过去,靠在她的肩上嗅着她的气味轻轻地笑:“夫妻关起门来哪里还是什么长辈!方才陆衡问我是不是把你当成亲人,你猜我怎么回答来着?”

    林韵无奈极了,弯腰轻声问:‘你说什么了?’

    薄年尧手掌往下,握住太太的腰身轻轻地搂住她,声音也哑透了:“如果有一天年尧没有了太太,以后终身不娶。”

    林韵呸了他一声,手指戳着他的脑门,“喝了一点酒就胡说八道起来,我好得很、”

    薄年尧贴着她,说着酒醉后的胡话:‘那年尧让夫人更好。’

    ……年尧爸爸的不正经分割符,心疼陆博士……

    清早,按礼节,新人要同辈一起吃个早茶的,再给几个大红包。

    顾安西有些累,但还是被薄熙尘挖了起来,一同向前厅走去。

    他神情气爽,顾安西一边走一边打着呵欠,又困又累的样子,周围经过的下人都忍着笑打招呼,薄熙尘出门时拿了一大叠红包,这时见过的都会分发,每个里面都有五千块,大家都挺高兴的沾了喜气又拿了便宜。

    发完了红包,人也到前厅,薄熙尘低头体贴地问:“还很累吗?”

    “唔。”顾安西靠着他,小声抱怨了几句,正说着,不经意一个抬头就看到了陆衡,正坐在餐桌下首和薄年尧有来有往地说话。

    一老一少都精着,自然不会有什么真心话来着。

    顾安西有些头疼,看了薄熙尘一眼。

    薄小叔倒是极为淡定的,似乎对于这个不速之客的到来并不意外,带着自己的小妻子坐下,和父母问好,并亲自地替他们倒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薄夫人笑眯眯地包了大红包,随后就说:“你陆师兄昨晚喝多了,正好倒在咱们家门口,你爸顺手就捡回来了,一起吃早餐吧。”

    陆衡心里日了狗一样,但长辈说出的话他也不好反驳,只好勉强一笑。

    他看向顾安西,她今天穿了一件浅粉的连体工装,很休闲,一点不像新婚的样子,不过她和薄熙尘在一起时的神情,却很新婚。

    顾安西察觉他的目光,望了过去,“陆师兄,你也想给红包啊?”

    陆衡略微窘迫。

    他身上哪里有现金来着,他身上只有醋。

    还有不甘心。

    顾安西没有再说什么了,低头吃早餐,很乖地把补药也给喝掉了,薄夫人还另外又奖励了一个大红包,陆衡看得有些呆,这简直是在养小孙女呢。

    而顾安西,则是不客气地把红包都收下,装在口袋里。

    薄年尧和薄熙尘商量回去的事情,顾安西就靠在薄熙尘身边,拿出手机安静地玩着,陆衡就静静地看她。

    薄夫人此时恨死薄年尧了,好吧,请了这么一个大神回来,好了人还直勾勾地盯着崽崽,那目光都不掩饰的。

    薄夫人不愧是老人儿了,含笑着对陆衡说:“陆衡啊,你年纪比熙尘还要大一岁,也是时候找女朋友了,要是没有合适的,伯母替你物色几个,这几天你就见一见,万一有适合的呢?”

    陆衡还未说话,薄夫人就又一拍桌子:“对了,我倒是忘了一桩事情,朝歌和你还有熙尘是一个医学院的,说起朝歌那是又漂亮又有学识,你们又走得近,我听说她这几天也在北城,多好的姑娘你就不考虑一下?”

    陆衡的脸都黑掉了,皮笑肉不笑地说:“我和朝歌只是合作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感情要培养的嘛。”薄夫人如沐春风:“这样,我打个电话请她过来吃午饭,你可不能推辞。”

    这样的要求,要是往日陆衡绝对是拒绝的,但是他在短暂的挣扎以后,却是答应了,薄夫人哪里不明白他的心思,左不过是事后和江朝歌说清楚便好,于是她去打电话时,不单请了江朝歌还请了江朝歌的母亲。

    江母出身微薄,忽然有薄夫人这样一个贵妇请自己和女儿吃饭,又是在思园里面,这可是寻常人得不到的排场,再加上对方还说给朝歌介绍了个青年才俊,那更是不能错过了,薄夫人身边来往的必然是拿得出手的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一点是,江母对于这位夫人的人品还是十分信得过的,所有即使江朝歌不太愿意,她还是把女儿说服了。

    “薄少爷那事情已经是好早以前的事情了,再说薄家也从来没有那个意思,这一次薄夫人能够屏充前嫌给你介绍对像,那是多少人求不来的福气啊,你还有什么耍小性子的理由?”

    江朝歌看着自己的母亲,“话是不错,可是不觉得太突然吗?”

    她又轻声说了句:“薄夫人向来不太喜欢我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人家现在开口了,总不好拒绝不是。”江母告诫女儿:“经过王先生那事儿,以后你最好收起那些不切实际的念头,找个塌实的人结婚,我就看着陈明不错,其实他现在也是单身,你们还是有机会的。”

    江母是知道的,陈明是相亲了几个,还相处了一两个姑娘,但都没成。

    她心中是希望女儿和这样可靠的男人在一起,至少陈明家里没有乱七八糟的关系,就一个母亲,以后大事小事还是朝歌说了算的,找个有权势的男人家里关系错综复杂,朝歌怕是应付不来。

    她这样说,江朝歌有些不高兴了:“妈,我又不是嫁不出去,您怎么总让我吃回头草啊。”

    “这哪里是什么回头草!陈明多好的小伙子。”江母叹息一声:‘不管怎么样,这顿饭是一定要给薄家面子的,因为那个实验的事情你不是和薄家有些僵么,趁着这一次正好缓和一下关系,朝歌啊,虽然你叔叔支持你,但是人哪不能一下子把路给走绝了,走绝了的话再想回头也难。’

    江朝歌不语。

    江母轻轻抚摸女儿的头发,声音轻轻的:“朝歌,这次实验的事情妈妈总觉得有哪里不妥,你叔叔押上那么些身家,你又赌上了全部,万一中间出个岔子,妈有些怕……”

    江朝歌安慰:“妈,这实验有陆师兄在十拿九稳的,你大概不知道他在研究方面的天分,如果说薄师兄临床首屈一指的话,那么陆师兄在开发研究方面就是无人能敌的。”

    这样一说,江母就拍着匈口:“竟然是这样厉害。那我可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江朝歌点头:“放心吧妈,这事儿错不了。”

    江母这才放心,随后就推着女儿去准备了一下,去薄家吃饭。

    等弄好,车开到薄家,差不多十一点出头,正好聊一聊再吃饭。

    车子开到,江朝歌和江母一起下车时,陆衡站在那里,脸和之前比更黑了。

    薄夫人则是笑眯眯的,“小江和你妈妈来了啊。”

    江母下了车,四处地看着,随后就赞叹:“真是我没有见过的气派啊。”

    江朝歌挺要面子的,看了母亲一眼,江母倒是实诚人,又说了好些客气话,还送了礼物。虽然礼轻,但也是她精心挑选的,薄夫人也是郑重地收下。

    这会儿,江母忽然就看见一旁的陆衡。

    乖乖,那英挺的小模样,那傲娇的小表情,还有那通身的气派,可是让江母一下子着了迷,轻咳一声问薄夫人:“这位是……”

    江朝歌先介绍了:“这是陆师兄。”

    她心中也是日了狗的了,怎么会是陆师兄呢,陆师兄喜欢顾安西是谁都知道的吧,这会儿薄夫人却是让他们两个见面,这是卖的什么药?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