林逸满脸黑线,“你的脑袋里,就不可能想点别的东西嘛。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啊,我既不是正房太太,也算不上情人,只能见缝插针,自己找机会,我容易么我。”

    宁澈的脸不红不白,说的大义凛然,弄的林逸以为错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“不过我看三井彩绘对你也很死心塌地,在结合她们岛国特有的文化,如果你现在的状态好,说不定咱们三个,还能来个大被同眠,想想还挺刺激的。”

    宁澈叹了口气,“哎,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林逸一哆嗦。

    感觉自己从现在开始就要补了。

    毕竟这些女人,一个比一个生猛,自己能不能应付的了,还真就是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时间如流水,不知不觉,又过去了三天的时间。

    林逸的伤口,都已经愈合,但依旧不能有剧烈动作,否则容易伤口撕裂。

    不过林逸也不打算在这住了,准备收拾东西回国了。

    唯一遗憾的是,没有实现三人大被同眠的丰功伟绩。

    不过两人也都分别服侍过,也算是享尽齐人之福了。

    林逸走的时候,三井彩绘将他和宁澈送到了机场

    不过她这次,表现的很好,只是不舍,没有哭哭啼啼。

    对她而言,林逸就像是那座只可远观的富士山。

    没人能够将他独占。

    大约三个小时后,林逸的死人飞机,在中海降落,但在下来的时候,是被宁澈掺下来的。

    “我草,几天不见,林哥你都虚成这样了么,都需要人扶了吗?”梁金明说道。

    除了他之外,过来接机的人还有秦汉和高宗元。

    这些天来,几人一起没断联系。

    知道林逸今天回来,就提前在机场等着了。

    “虚个几毛。”林逸咧嘴骂了一句,“前些日子被人砍了一刀,缝了几针,现在还没好利索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草,被人砍了。”

    三人的表情均是一变,秦汉上前撩起林逸的衣服,发现腹部缠着白色的腹带,看不到里面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这么严重?缝了多少针?”

    “三十几针吧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的你是去了岛国,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去了叙利亚,咋他妈天天受伤呢。”秦汉骂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个意外。”林逸笑哈哈的说:

    “不过这事你们知道就行了,不要跟别人说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你告诉老高就行了。”梁金明说。

    “靠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这不是说话的地方,先去我那吃点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有其他的事,就不跟你们一起吃饭了。”宁澈说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差这一会了,吃点东西再走吧。”林逸说道。

    “刘老大有事找我,真没时间,等过些日子我来中海,又不是见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行。”

    分别打了声招呼,宁澈坐着林逸的私人飞机回到了燕京。

    林逸四人也上了车,到了秦汉的烤肉店,准备安排一顿接风宴。

    “林哥,你这次回来,不会再走了吧。”高宗元说道。

    “反正眼前是没什么事了。”林逸说道:

    “但就算有事,我也不能去了,就现在这个德行,去了也是炮灰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老老实实中海呆着吧,否则指不定什么时候又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看的出来,秦汉也不想让林逸,再去掺和中卫旅的事。

    但没办法,这里面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,根本就不是自己能阻止的。

    自己能做的,也就是抱怨和吐槽而已。

    “这我知道,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啥也别说了,喝一个。”梁金明说道:“这是九三年的茅台,贼有劲。”

    “拉几巴倒吧,喝酒伤口不爱愈合,还是让我多活几年吧。”

    “酒也不能喝,女人也碰不得,你这段时间,岂不是要生不如死了。”

    林逸耸了耸肩,“那也是没办法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。”秦汉说道:

    “老林和纪总的事,八字还没一撇呢,还是先想想办法,把这事解决吧。”

    高宗元的眼前一亮,似是想到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林哥,最近有个事,对你来说,还真是个机会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听媛媛说,纪总的母亲要过生日了,你可以趁这个机会过去看看,缓和一下你们俩之间的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这能行么。”梁金明直皱眉,“纪总的脾气,可不是一般人能驾驭的,万一适得其反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“不见得,其实经过之前那次绑架的事,纪总的态度已经有所改变了,并没有咱们想象中的恶劣。”

    秦汉和梁金明,一起看着高宗元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因为媛媛骂他的频率,没有原来那么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靠,这他娘的也能算是理由?”秦汉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能算。”高宗元说道:“最起码态度,不像从前那么激进了,是个好兆头。”

    “哎,管他现在什么情况呢,总之有机会就得上。”梁金明说道:“到时候过去看看。”

    林逸夹了一块牛肉,细细的咀嚼。

    这确实是个机会,但怎么借这次的机会,来缓和两人之间的关系,还是个值得研究的事情。

    饭后,按照林逸的要求,秦汉把林逸送到了李楚晗那里。

    身上的伤,还需要处理和消毒,由李楚晗来做这些事,他也放心。

    “又出去执行任务了吗?”

    看到林逸身上的伤口,李楚晗皱眉道。

    林逸靠坐在沙发上,“算不上任务,只是发生了点意外。”

    李楚晗拿出了消毒的工具,帮着林逸做消毒处理。

    “谁给你缝的,手法也太差了。”

    “新宿的三好医院。”林逸笑呵呵的说:

    “其实也还可以,勉强能看,你不能对他们的要求太高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已经是组长了,还需要做拼命的事么。”

    李楚晗没有直说,但也能看出来,也是有点幽怨的。

    “就是个意外,下次不会了。”

    林逸的语调格外认真,不像对其他人那样敷衍。

    因为他很清楚,如果自己出事了,李楚晗也不会独活。

    就算不为了自己,哪怕是为了李楚晗,也不能再以身犯险了。

    “嗯,一定要注意安全。”

    李楚晗温柔的回应着。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