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江沉激动地不行!

    真的很像是一个不谙世事的毛头小子,但……他其实真的也快三十岁了。

    苏元沫忍无可忍,非常认真地说道“阿沉,等周末过后你还是去上班吧!别在家里守着我了,我也要去上班,等孩子八个多月了再休产假!”

    白江沉闻言……

    拧眉沉思了好久,才轻轻地点了点头,出声说“既然你已经决定了,那我尊重你的决定,不过必须每天让我送你上下班!不然我不放心!”

    好在他们上班的地方在同一条线上。

    夫妻俩早一点出门,白江沉送苏元沫去医院以后再转回公司,也不会迟到。

    一转眼,苏元沫肚子慢慢凸显出来了,苏元沫也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朋友们。

    于圆圆他们就约着一起上门来探望苏元沫。

    所以,周末的时候,苏元沫和白江沉就在小区门口的饭店里款待这一群朋友们。

    于圆圆抱着汪沐阳,笑嘻嘻地说“儿子,你干妈肚子里有你媳妇了,开不开心?”

    汪沐阳还不懂什么叫媳妇,连话都还不会说。只是笑嘻嘻地点头,于圆圆立马欢喜道“我儿子开心成这样,沫沫你肚子里一定怀了我儿子的媳妇儿!”

    这时,一直把孩子看得弥足珍贵的白江沉拧了拧眉头,不悦地出声道“不管我老婆肚子里的孩子是儿子还是闺女,都是我家的,可不是谁的媳妇女婿,你们想都别想!”

    于圆圆闻言,立马夸张地叫道“你不是吧白江沉,难不成你要你儿子闺女一辈子不结婚?只要结婚,就必须是别人家的媳妇或女婿!咱们知根知底的有啥不可以?”

    白江沉依旧眉头紧锁,毫不客气地摇头道“那也不是我们给定下的,得等孩子长大了自己做选择!”

    于圆圆一听这话,立马瞪眼,哼哼道“你看你那挑剔的嘴脸,咋了,我们家沐阳不够好吗?”

    白江沉脸色沉了沉,刚想要说什么,苏元沫就连忙伸手抓住了他的大手,抬眸望着于圆圆无奈地笑笑,出声道“好了,你就别跟他说这些了!他这才成了准爸爸,对孩子宝贝着呢!你就别跟他开玩笑了,我怕他一会儿还得生气呢!”

    “小气鬼,多大的人了,还这么小气!”

    于圆圆嘟哝道。

    汪兵正好买饮料回来,闻言把饮料放下接过孩子,对于圆圆说道“你就别多话了,吃都堵不上你的嘴!”

    于圆圆闻言,翻了翻白眼,轻嗤道“你不知道就闭嘴!”

    汪兵“……”

    行吧!

    他闭嘴!

    反正秀才遇见兵有理也说不清。

    预产期只有七八天了,苏元沫肚子高挺,也就请假了。

    白江沉不放心苏元沫一个人在家,托关系找了一个有二十年经验的月嫂来照顾苏元沫。

    这次不算,工作狂魔,开始准点回家了,每天出门前都要给苏元沫和月嫂说“不管有什么事!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!医院已经确定好了,离我们这里也比较近!你们去不了记得给我打电话!”

    苏元沫点头,扬眉笑了笑“放心吧!我心里有数,你别担心,好好去上班!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去了!”

    白江沉同手同脚地出门。

    要不是白江沉公司的事情确实多,苏元沫都想让白江沉干脆留在家里了。

    他这样……

    实在是让人担心!

    只是,都到了预产期了,苏元沫的肚子还是没有动静,白江沉急得睡不着,翻来覆去的,苏元沫也难受,心里说不担心是假的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她也知道孩子过预产期没动静,也是正常的,早个十来天,迟个十来天,都是常有的。

    但是……

    白江沉就是不放着,凑过来摸了摸苏元沫圆滚滚的肚子,低声道“老婆,咱们明天去医院看看吧!为什么预产期过了,他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?你说他是不是还不太想出来,还是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别多想!这是正常现象!”

    苏元沫拍了拍白江沉,低声说道“明天去医院看看就好了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白江沉点点头,又将苏元沫揽进怀里,深深吸了一口气,屏住了呼吸,稳住心神以后才缓缓呼气。

    翌日,一早。

    苏元沫跟白江沉就去医院检查了一下,因为病房紧张,医生没有让他们办住院,而是让他们在附近找个地方住,等开始宫缩了再去医院。

    又过了几天,白江沉一直守着苏元沫,苏元沫终于觉得肚子疼了,然后去医院检查挂号,医生也给安排了病房。

    预计孩子在几个小时之内就有可能出生了,在这个年代,剖宫产技术还不是特别成熟,还有可能在肚子上留下一个长长的疤痕。

    苏元沫不愿意就选择了顺产。

    于是,白江沉就陪着苏元沫一起走楼梯,希望孩子能早点把孩子生下来。

    走得有些累了,白江沉就把苏元沫送回病房,让月嫂照顾着,自己下楼去买了鲫鱼豆腐汤和两个菜上来给苏元沫吃,补充体力。

    一番折腾,直到下午五点过苏元沫的肚子才剧痛起来,白江沉立马找来医生送进了手术室。

    白江沉原本想跟着进去,结果被医生给拦出来了,他站在门口心急如焚。

    却又无可奈何,心里慌得很,面色紧绷着。

    这时月嫂吴妈安慰道“白先生,你不用担心,苏小姐身体健康,平时也有适量运动,应该很快就能把孩子顺顺利利的生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白江沉点头,低声说道“我知道,但是没看到她平安出来,我还是会担心!”

    “会没事的!”

    吴妈再次安慰道。

    白江沉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一直到一个多小时后,手术室的门才打开了,护士抱着孩子走出来,叫道“请问一下谁是苏元沫的家属?”

    白江沉连忙凑过去,焦急问道“我是,我是她老公,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产妇情况还好,只是有些脱力,过会儿就好了!现在你跟我一起去楼上给孩子做登记检查各方面指标吧!”

    护士说着就抱着孩子往前走。

    白江沉见状,认真道“孩子的事可以缓一缓吗?我得先去看看我老婆!”
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